<sub id="t9nhf"><meter id="t9nhf"><dfn id="t9nhf"></dfn></meter></sub>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meter></sub>
    <listing id="t9nhf"></listing>

    阴倌秘闻
    阴倌秘闻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十二章 命案四起

    这村子算是废了,几十户的人家,竟然没有一个活下来的。

    不得不说太惨了,二叔并没有离开,他从我手里头接过木剑,然后抽着烟,在村子里头转悠了一圈,又来到河边,找准某一个方位,木剑刺入松软的泥土?#23567;?/p>

    一时间,河面上竟然有白烟冒了起来,那木桥又再一次出现了。

    这一手可把我们俩给?#21019;?#20102;,胡大宝一脸崇拜:“叔,你比十三强太多了。”

    “滚蛋,这小子连障眼法都看不出来。”二叔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

    弄得我挺尴尬的,刚才我俩实在是太慌张了,哪有?#26143;?#30740;究这个。

    回到那小密林后,地上的尸骨还有三三两两散落在附近,打从刚才二叔和那老东西对话中,我就听出来一丝不对劲,那?#19968;?#20284;乎还有更大的阴谋。

    密林很黑,夜风时不时的从树林间吹出来,我打了个哆嗦,急忙回到车子停放的位置,就看到那儿趴着一个人,屁?#36175;?#26397;外,就像碰瓷似的。

    看的我?#35835;?#19968;下,胡大宝生气道:“哪个不长眼的,大晚上的都来碰瓷。”

    结果他刚走过去一看,顿时哎呦一声,往后踉跄了好几?#21073;?#25105;急忙走过去,正眼一看,竟然是陈阿皮。

    对,就是那死去的?#19968;錚?#19968;脸阴沉无神。

    “陈,陈阿皮……”我惊悚的退后了好几步。

    “怕啥,人?#19968;?#22797;正常了。”二叔气得破口大骂。

    陈阿皮似乎真的已经清醒了,他盯着我面露苦笑,同时还带着歉意。

    整个人双脚离地,人死后,阴魂大多都会离地而走,不会触碰地气。

    “小孟啊,对不起,是我害?#22235;恪!?#38472;阿皮语气倒是挺诚恳的。

    “唉,陈老哥啊,你?#36864;?#26159;身子虚,想要续命,也别搭上我啊,这下好了,那猟鬼人跟我杠上了。”

    我幽怨的看着陈阿皮,他也太不是东西了。

    “我也知道,但哪晓得这帮子?#19968;?#36825;么厉害。”陈阿皮也很无奈,从车上下来后说:“我就想吃个阴珠子而已!”

    总之,陈阿皮也不是啥好东西,二叔自然不待见这?#19968;錚?#23558;烟头一扔,管自个上车了。

    回去的路上,陈阿皮透?#35835;?#20010;消息,那就是猟鬼人不同寻常,他们在市里还有其他阴谋,据说能披着人皮,干些阴谋诡计的?#21561;薄?/p>

    我听了后,感觉自个身边一下子不安全了,开啥玩笑,披着人皮,那岂不是说人面兽心吗。

    “人皮术,这玩意失传很久了。”二叔冷不丁的说道。

    猟鬼人不单单?#19981;隊没?#20154;来炼制药物,也能用人皮来伪装,陈阿皮说他那天晚上就是被一个女人给勾引的,活活吊死在自个家里头。

    我一听,故意对胡大宝说:“你以后也小心点,哪天跟你在床上的恐怕是个男人啊。”

    胡大宝打了个激灵:“老子看来以后要跑到隔壁市里头?#21028;小!?/p>

    总之,今晚上还算顺利,最起码破坏了猟鬼?#35828;男?#21160;,回到院里后,二叔让陈阿皮赶紧去投胎,省的在阳间祸害其他人。

    陈阿皮也挺无奈的,站在?#36276;?#29369;犹豫豫的,最后才低声说:“孟老哥,麻烦你帮忙烧了我的尸体,找个地方安葬一下。”

    二叔回头吹胡子瞪眼:“咋的,你干的事,又想让老子帮你擦屁股是不?”

    陈阿皮无奈,灰溜溜的只好转身离开了,这?#19968;?#24590;么下去投胎,这事我就不管了,我和胡大宝瞅了眼自个身上的泥?#20572;?#24613;忙跑到浴室里?#24223;?#20102;下。

    然后换了一身干净的?#36335;?#36208;出来,二叔正坐在院子里头,他似乎心事重重的,压根就没有刚才胜利的喜悦。

    旁边的烟灰缸内,一个个烟头挤满,我在一旁也不敢打扰他。

    不一会,二叔起身,从屋子里头拿出来一个木盒子,那玩意估摸着时间很长了,上面?#39029;?#24456;多,他吹了下?#39029;荊?#30446;光略微?#34892;?#28145;沉。

    “十三啊,我们得罪的可不是普通的?#19968;?#21834;。”二叔说道。

    我心中一沉:“叔,你是怕他们会报复吗?”

    他点点头:?#26696;?#25454;陈阿皮的说法,这帮子?#19968;?#22312;这市里头总共藏着有八个据点,根据八门阴相排列,每一个都非常厉害。”

    这话说的我一头雾水的,什么叫八门阴相呢。

    “叔,您老就直接说呗。”我?#23454;饋?/p>

    “很简单,八门指的是开门、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惊门?#36864;?#38376;。”二叔喝了口茶继续说:?#25353;四似?#38376;遁甲中的八门,但猟鬼人稍微改装了下,就变成了害?#35828;?#29609;意。”

    奇门遁甲是一个玄妙的道家法派,有很多的遁甲之术,当然我是没有遇到过。

    按照二叔的说法,这?#26143;?#23601;有八个地?#21073;?#20998;别布置有?#35828;?#27515;门,每一个都是惊悚之地。

    同时,在每一道死门的后头,都埋藏有棺材,我一下子想起来那女人洗浴店内的四副棺材,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叔,你是说他们难不成还想干票大的?”我惊惧道。

    “对,我听闻几十年前,这猟鬼?#35828;?#39046;头人,也就是一个叫王大富的?#19968;錚?#31361;然得了一场病,后来不知所踪了。”二叔说完,盯着我一脸神秘。

    从他的脸上,我已经隐约猜到了什么事,顿时背脊发凉,如若真是如此,那实在是太可怕了。

    “您老是说,万一他们是想复活那个王大富,就需要很多的阴珠,也就会牺牲很多人?”

    二叔点头,这一刻,我和胡大宝都面带惊讶,如果没猜错,这几天的遭遇恐怕不单单是陈阿皮所为,更多的是一场阴谋。

    八门阴相,皆隐藏在黑暗之中,没有人知晓在何处,这个城市,每天都有人死亡,失踪,少女?#31456;?#31561;等,一切看似很平常,但谁知道里头有什么?#28784;?#21602;。

    很显然,二叔很担忧,但在我看来,这些都是杞人忧天的事,有啥好担心的。

    “叔,要不这样吧,?#19968;?#21435;托我家老头子查查看,能否有一些线索!”胡大宝倒是挺热心的。

    “这事你们不要张扬出去,我估摸着他们不?#34915;?#26469;。”二叔很谨慎。

    胡大宝?#37096;?#30528;车管自个回去了,我独自一人回房睡觉,这一夜,二叔一个人在院子里头忙活了起来,他在院子四角悬挂风铃,那是听鬼辨位所用。

    同时在?#36276;?#25746;上白灰,又?#36710;?#36148;上两副黑色的春联,总之很神秘。

    一夜不眠,熬了几个小时后,第二天一大早,当我起身下楼时,看到院子里头站着一个人,仔细一瞅,那不是查小灵,顿时暗道麻烦来了。

    查小灵一看到我来了,立马一脸阴沉走过来:?#30333;?#26202;你?#25509;?#20102;?”

    我?#35835;碩都紓骸?#22823;姐,你那是监狱吗,谁叫你不关门来着!”

    她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昨晚上,这?#19968;?#34987;那猟鬼人给骗了,幸好没死,这一趟,我是说啥也不会跟她回去了。

    洗浴店的四具尸体,外加郊外那女?#35828;?#23608;首,二叔已经?#20302;?#30340;解决了,死无对证,自然也就没了把柄。

    随即,就管自个出门,准备吃点早饭再回来经营院子药店生意,查小灵显然不肯放过我,也跟着出来。

    到了街角一家早餐店内,我点了几个包子和牛奶,一个人在那吃着,那女人就坐在我边上,大眼瞪小眼的,恨不得把?#30097;?#19978;的秘密都挖出来。

    要说女人有时候也是个奇怪的动物,总?#19981;?#36861;根究底,我草草的吃了两下,也就没心思了,正准备回去时。

    忽然想起来那天晚上,在那老年公寓的走廊上,那个可怜的小女孩,这事?#19968;?#35760;在心头,于是急忙朝着那跑过去。

    推开一?#24525;?#38376;,沿着昏暗潮湿的楼梯朝上走,查小灵跟在后头不明所以。

    等到之前那小女孩待过的角落时,发现那儿已经没人了,小女孩不知所踪,心头顿时有点失落。

    那个女孩看起来很无辜很可怜,我原本打算给她弄点吃的,然后安顿一下,但是现在看来泡汤了。

    于是走出公寓大楼,正准备回去时,忽然间,我看到街道一个垃圾堆里头,有一个瘦弱的身影正在那扒拉着,心头一喜,急忙跑过去一看,正是那小女孩。

    只见她还是一副脏兮兮的样子,手里拿着两个发霉的馒头,脚上穿着一只破鞋子,就像个小乞丐一样。

    “你咋吃这些东西?”我惊讶的将他手上的馒头给扔了。

    小女娃一下子双眼通红,一双大眼睛泛着泪水:“大哥哥,不要,我饿!”

    说着,又准备捡起地上的馒头,我心痛的将她拉起来:“不要吃,我去带你吃点好的。”

    随后带着小女孩去了早餐店,买了两个大馒头,只见她一把狼吞虎咽的,就像几天没吃饭似的,我在一旁挺好奇的,小女孩是孤儿吗,为什么一个人流浪。

    查小灵在一旁看得一头雾水,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帮一个小女孩。

    事实上,我也不明白为啥,就觉得这小女孩可怜,甚至有一丝说不清的意?#19969;?/p>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
    快乐十分推荐号码今天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dfn id="t9nhf"></dfn></meter></sub>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meter></sub>
      <listing id="t9nhf"></listing>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dfn id="t9nhf"></dfn></meter></sub>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meter></sub>
        <listing id="t9nhf"></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