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t9nhf"><meter id="t9nhf"><dfn id="t9nhf"></dfn></meter></sub>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meter></sub>
    <listing id="t9nhf"></listing>

    我有外掛千萬年
    我有外掛千萬年
    二維碼客戶端下載 立即下載

    第七章 奇怪

    當余衡的目光落在小雅背后的時候,幾乎同一時間,小雅也轉過身來,注視著余衡的雙眼,兩人四目相對,但小雅眼神里包含的信息卻讓余衡微微皺了皺眉。

    “有意思……”

    余衡只將目光停留了很短的時間,便將注意力轉回到李波期身上。

    但讓余衡不解的是,這兩民警員能夠快速確定李波期為嫌疑者,但問話的時候卻只是草草了之,他們這么做的目的似乎只是想讓李波期知道。

    “他被懷疑了!現在是警方的嫌疑人了!”

    余衡防范中的波折也并沒有出現,不大一會李波期就重新走回了教室,而那兩名警院在李波期的注視下,確確實實離開了學校。

    但余衡活了這么久的“鼻子”依舊嗅到了這種平淡之下掩蓋的不正常氣味,這道隱隱浮現的波瀾,似乎是在他時隔多年之后降臨地球的見面禮。

    雖然這邊真正的主犯一派風輕云淡,但李大少爺這次可被嚇得夠慘,走向座位的時候還一腳高一腳低,整個人晃晃悠悠的。

    余衡有種深深地無奈感從心底涌上來。

    想他余衡不說在宇宙之內,單單在地球Y國德比那也是人神敬仰的存在,怎么這次卻讓他攤上這么個奇葩,剛見面的時候怎么也不見他這么從心呢。

    但李波期對于余衡的無奈感是半點都不了解,他更不知道,只因為自己幾個哆嗦,他在自己終生保鏢眼里的檔次已經連續降了幾級。

    整整一天,李波期都沒從那種恍惚的狀態脫離出來,平日里壓根沒在教室里待滿一整天的李波期,今天出奇的留到了最后一刻。

    “波哥……波哥……波哥!”

    小雅連著喊了三聲,李波期才終于給出點反應,抬起頭,雙眼無神的看著小雅,又像失了魂似的打量周圍的人。

    突然,李波期的視線全部聚集在余衡身上,就像是沙漠里的人看見了突然出現在面前的綠洲一樣,李波期猛然起身,撲向余衡。

    余衡就站在李波期身旁,他發現,當李波期看向自己的時候,竟然引動了自己體內的真元之氣。

    這種情況讓余衡覺得略微驚奇,他體內的真元只會在遇到危機時,才會自行運轉,但這個平平無奇的普通人竟然也會讓他產生危機意識。

    心里再驚奇,但余衡手上的動作卻一點都不慢,在李波期暴起的同時,余衡往后邁出一小步,伸出手掌抵在李波期額頭之上。

    小雅目瞪口呆地看著,余衡手掌與李波期額頭接觸的位置,冒出淡藍色的奇異氣體。

    說來復雜其實也就是一瞬之間發生的事情,當余衡的手掌離開他額頭的時候,李波期也沒繼續表現出剛剛那番狀態,整個人也從一整天的恍惚狀態中脫離出來。

    李波期眨了眨眼,像剛睡醒似的,模糊不清地說道:“這是……怎么了……”

    話還沒說完,他整個人就已經向后軟倒下去,余衡用真元拴著李波期的身體,使他靠在小雅懷中。

    “送他去我那,你也跟著一起。”

    由不得小雅拒絕,余衡直接用嚴肅命令的口吻說出這番話,說完自己便先離開了學校的但他離開的方向卻和小雅與李波期截然相反。

    余衡昨天夜里一直也早就玄武的成長方向,今天一早就來學校陪著李大少爺,這會終于有空去做他自己私人的事情了。

    剛離開學校大門沒多遠,一輛路虎攬勝已經開到他身邊停下了,駕駛座下來一名Y國中年男子,躬身站在一旁。

    毫無疑問,這人也是Y國特地為余衡準備的管家,艾倫。

    即使余衡不在乎這些,但是Y國依舊做的面面俱到。

    深吸一口氣,余衡坐進駕駛室內,開車前往張娜娜家,一路上,他都在回味剛剛深呼吸時候的心理。

    到了他這般境界的人,早就已經心如止水,神如磐石,但簡簡單單前往張娜娜家這件事卻讓他的心境有所波動。

    “太久的超脫世外,這紅塵俗事竟變得有趣得多了,這見丈母娘還真刺激呢。”

    余衡想讓自己相信心境的波動是因為太久不曾經歷,但也只有他自己明白,張娜娜對他的吸引力有多大,命脈的糾纏即便是余衡也擺脫不了的。

    上一次送張娜娜回來的時候,那種對空晴鎮熟悉的感覺又一次涌上心頭,這次,余衡故意將車速放慢,仔細琢磨這種熟悉感的源頭到底在哪。

    但得來的反饋卻讓他有些郁悶,整個空晴鎮的范圍內,所有土地與余衡十分親和,但這種親和感和熟悉感是完全不同的。

    親和感建立的基礎就是身體內的元素與外界環境十分契合才會產生的感覺,經歷萬載的余衡早就已經是將身體所有元素化作本我一體,出現親和感不足為奇,但那種絲絲縷縷的熟悉感覺只會是余衡曾經來過此地,或者在這兒生活過一段時間之后,才會出現的。

    余衡的生命記憶實在太久遠,一時半會他也沒辦法準確的想起來,只能就此作罷。

    車停在張娜娜家門口,還是跟上次一模一樣,先按了兩聲喇叭,然后靜靜地等待屋里的人出來。

    但余衡預想中出來迎接自己的張娜娜壓根沒出來,反而是她母親走了出來。

    一看見這位朝自己走過來,余衡連忙將自己那副僵尸臉換了副面孔,笑嘻嘻的下車,湊到張娜娜母親身邊,還有模有樣的叫了聲“阿姨”。

    “小余啊,你有沒有見著我們家娜娜呀,她昨晚醒了就跑出去了,到現在都還沒回來呢。”

    “張娜娜不在家,也沒去學校?那她去哪了?”

    余衡心里不斷反復問自己這句話,同時臉上依舊是那副笑瞇瞇地模樣。

    如果余衡現在這幅表情讓李波期看見了,估計會嚇得他下巴都掉地上去吧,畢竟這前后人物形象差別太大。

    將張娜娜的母親送回屋子,余衡坐回車上的時候又恢復了往日的模樣。

    拿起手機,撥通電話。

    “幫我查一下,前天和我一起的那名女孩,張娜娜,現在在哪,快!”

    余衡連手機也沒放下,那邊很快便給出了答復。

    “尊敬的神主,那名女孩現在在您家里。”

    • 加入書架
    • 目錄
    • A+
    • A-
    快乐十分推荐号码今天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dfn id="t9nhf"></dfn></meter></sub>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meter></sub>
      <listing id="t9nhf"></listing>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dfn id="t9nhf"></dfn></meter></sub>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meter></sub>
        <listing id="t9nhf"></listing>

        广东南粤风彩36选7今晚开奖结果 秒速时时彩能控制开奖结果吗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输死多少人 pc28预测神测网99 体彩上海11选5走势图 中国体彩胜平负 山东时时十一选五 我要下载山东老十一选五 92爱棋牌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