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t9nhf"><meter id="t9nhf"><dfn id="t9nhf"></dfn></meter></sub>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meter></sub>
    <listing id="t9nhf"></listing>

    所有瞬间都是你
    所有瞬间都是你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三章 修罗(3)

    “咚咚咚——”

    极其礼貌的三声叩门后,办公室内传来老者的声音:“请进。”

    林粤拧开门把,走进去:“您好。”

    克里斯先生微微颔首,语气听上去颇有些意外:“我以为您还要留在这里多休息几天,不必急着做决定。”

    “真是抱歉,计划有变,我和先生今天下午便要离开了,所以才会唐突致电您,希望能尽快确定好关于供货的细节。”

    “今天下午便要离开?”

    “是的。”

    “真是太?#19978;?#20102;,作为庄主,没能好好招待您和您先生,是我的不周……”

    “不不不,您太客气了,您的心意我已经充分感受到,?#34892;?#24744;的款待。”林粤说着,视线稍稍朝窗外的葡?#35328;?#30623;了一眼——叶慎安,似乎已经在那里站了很久了……

    顿了顿,她重新看向克里斯先生,微笑道:“我们的?#39057;?#19979;个月即将开业,已储备好部分葡萄酒,但?#19968;?#26159;希望‘Thedarling’能尽快进驻我们的酒廊,作为明年初春平价系列的主推。关于价格和数量,稍后?#19968;?#21457;?#22987;?#36319;您确?#24076;?#21512;同您可以先按照过去的标准拟定草案,我们再商榷具体细节。”

    克里斯先生颔首:“没有问题。”

    “那么,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31908;恕?#35828;到这,林粤低头打开了随身的包,翻出一张提前?#24613;?#22909;的名片,递过去,“能否帮我将这张名片转交给Lucile,告?#21658;?#33509;是今后有空回国度假,欢迎她来我家做客。”

    “好的。”克里斯眉目舒展,笑着点?#35828;?#22836;。

    回到房间,林粤开始收拾行李。

    按照睡前她与叶慎安约定的那样,下午他们就要从酒庄离开了。

    “你还想去哪里逛逛,罗马、威尼斯、马德里……我都可以陪你去,只要你开心。”叶慎安说这话时,窗外的?#35797;?#21018;好被一片不知?#26469;?#21738;儿飘来的乌云遮住,天地昏暗,犹如他那张扯掉温柔假面的脸。

    林粤哼笑一声:“除了法国。”

    “嗯,除了法国。”

    短暂的沉默。

    林粤情不自禁地又笑了一下:“行吧,?#36824;?#26377;个条件。”

    “你说。”

    “三个月太短,得在我那里住一年。”

    “林粤,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23567;?#19981;要?#20040;?#36827;尺’。”

    “那你又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嗯?”

    “我偏要得尺进丈。”

    叶慎安的瞳孔微微放大,又骤然收缩,是淡淡的语气:“哎,怎么办,我?#37027;?#20284;乎又不太好了。”

    ?#26696;?#22909;,我也是。”

    那么……他们对视一眼,叶慎安伸手挑起她的下巴,再次俯身吻下去——不如就看看,谁先死在谁手里。

    和酒庄的?#35828;?#36807;别,工作人员帮他们将行李放进后备箱。

    叶慎安一脚踏入驾驶座,不忘瞥一眼?#21592;?#30340;林粤:“真不去旅行了?”

    “不了。”

    “好吧,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

    他朝她笑了一下,极尽甜蜜。炽烈的阳光照?#20102;?#30340;脸,他的眼中没有一丝暗影——一夜过去,他似乎又变回了那个什么都可以,什么都?#36824;?#31995;的叶二。

    但林粤清楚,他不是,从来都不是。

    车?#37038;?#20986;酒庄,一路畅通无阻。道?#26242;?#37057;的山川连绵起伏,空气中?#33268;?#30528;花与草的?#35748;悖?#26519;粤一路东看看西看看,神情轻快,?#36335;?#19997;毫未受昨天那件事的影响。

    车过了一道弯,她找他要烟:?#26696;?#25105;一支。”

    叶慎安颇震惊:“你要抽烟?”

    “偶尔。”

    ?#21834;?#22312;收?#19978;?#37324;,打火机也在。”

    “好。”

    果然在箱子里找到,林粤抽出一支,为自己点上。

    她姿态娴熟到令叶慎安心神一晃:“我以为你不抽烟。”

    “哦?为什么这么想。”

    ?#25353;?#27010;是见证了你的高中时代,觉得你和我不一样,不是一道人。”

    “不是一道人?”她细?#31471;?#30340;话,蓦地笑起来,“也是哦,任谁都不会想到的吧,‘不是一道人’的我们,最后竟然会结了婚,现在甚至还坐在同一辆车上?#24613;?#21435;机场,完全变成了名副其实的‘一道人’。”

    叶慎安?#35835;?#24867;,附和地笑了:“是呢。”

    林粤放下半截车窗,午后燠热的风呼啦啦地灌进来,她似乎突然来了兴致:“来,说说看……”

    “嗯?”

    “在你心中,我曾是个怎样的人?”

    ?#21834;?/p>

    反正不是现在这样的。

    见他沉默,林粤揶揄地看了他一眼:“是不记得了吧?”

    “不是……”

    怎么可能不记得,她可是给他童年造成不可磨灭阴影的罪魁祸首。别说现在忘了,大概这辈子,都没法忘掉!

    叶慎安清晰地记得,那是他人生中参加的第一场葬礼。

    春天刚刚到来,城市被一夜之间冒出来的新?#33796;?#27809;,清晨才下过一场淅淅沥沥的雨,空气里难得充满了湿润的气息。

    多么美好的周末啊!

    刚过?#21481;悖?#21494;慎安便?#35805;?#29240;亲?#28304;?#34987;窝里拎了出来,他甚至走进了?#26053;?#38388;,从里头捡出一件过年做的黑色小西装来,放到他跟前:?#26696;?#32039;换?#36335;?#25105;们要出门了。”

    年方六岁的叶慎安被这庄严的架?#33889;?#22351;了,瞌睡彻底醒?#26031;?#26469;,不确定地问:“我们要去哪里?”

    叶父瞅了瞅小儿子,叹气:“去参加葬礼。你别磨蹭了,赶紧起来收拾好。”

    载着?#37117;宜目?#30340;轿车一路往城市的另一头去,越来越大的雨水冲刷着挡风玻璃,叶慎安默默观察着窗外的雨景,不明白大家为什么看上去那么低沉。

    虽然人去世是一件很难过的事,但他们之后会去更高更漂亮的地方呀,昨天家里的阿姨才跟他讲了睡前故事,说人死掉之后,都会变成天上的一颗星星。所以天上才有会那么多星星,一闪一闪的,像妈妈首饰匣子里的钻石项链。

    车开了很久,最后在一栋建筑门前停了下来。有人出来迎接他们,为叶慎安撑起伞。

    伞下的小叶慎安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栋房子——感觉并不怎么特别嘛,这个传说中举办葬礼的地方。他乖乖跟在大人们的身后,往里头去。

    刚进了大门,叶慎安就被眼前的画面狠狠吓了一跳。厅内摆满了白的黄的菊花,正对着大门?#37027;?#19978;,还悬挂着一幅巨大的黑白肖像。相中人和自己的妈妈差不多一般年?#20572;?#26159;个特别漂亮的阿姨。

    空气?#33268;?#30528;一股只在?#26053;?#25165;会闻到的奇怪味道,叶慎安小心翼翼地环视一周,才发现这里人很多,大?#19994;?#22768;交谈着,无人留意到小小的他。

    这时,他听见了爸爸的声音:“慎平、慎安,过来……跟林叔叔问好。”

    哥哥先一步走?#26031;?#21435;,他也不情不愿地跟?#26031;?#21435;。一抬头才发现,这个林叔叔,他之前是见过的,?#36824;?#21482;有匆匆一瞥。

    和林叔叔问过好,又?#35805;?#29240;按着上了三炷香,叶慎安被打发到了一边。

    外头还在下雨,时不时有吊唁的人进来,经过他,径直往肖像的方向走去,点了香,三叩首,再?#21481;?#19968;边。循环往复看了好多遍之后,叶慎安不禁打了个呵欠——葬礼实在是太没意思了。

    趁哥哥和爸爸不留意,他在大门口摸了把不知是谁的雨伞,?#37027;?#28316;了出去。

    殡仪馆后头是一片茂盛的草地,再远一些,则是墓园。

    叶慎安自然没打算走那么远,决定只在草地这块儿随便逛逛,免得时间耽误太久,回去挨骂。

    他往前走了没几步,就看见草地尽处?#32769;?#26159;蹲着个人,好奇心促使他飞快地跑?#26031;?#21435;。

    走近一看,原来是个?#36864;?#19968;般大的小姑娘。小姑娘穿了条漆黑的裙子,长及肩膀的头发上别着一朵小白花,正“呜呜”地抽噎着,感觉到他的存在,也没有抬头。

    她已经浑身湿透了。叶慎安觉得她实在可怜,把伞往她那边挪了挪。

    感觉到头顶的雨停了,林?#26519;?#20110;舍得抬起头。

    叶慎安定睛看了看她的脸,顿时觉得她更可怜了,这眼睛,完全哭成了两颗小核?#34915;錚?/p>

    他觉得作为男子汉,自己有必要说点什么:“你别哭了,阿姨说了,人死之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每天晚上,只要我们一抬头,就能看到他们了!”

    他觉得自己的这番说辞十分?#20202;校?#34429;然不一定能让她止住眼泪,但起码,能让她感觉安慰一些。

    ?#27426;?#21452;眼哭成核桃的林粤,却仅是?#28101;?#22320;看了他一眼——能说出这种没头脑的话,一看就是个?#35805;職致?#22920;宠坏?#35828;?#23567;少爷。

    妈妈……一想到妈妈,林粤的泪水再次涌出了眼眶,她忽然好想戳破他可笑的幻想:“人死之后,只会被烧成灰——风一吹,就没了。”

    ?#21834;?/p>

    ?#26377;?#34987;捧在手心里,接受爱的教育的叶慎安哪里受过这种打击,硬是张大嘴?#35835;?#21322;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林粤的话伴随着呼呼的冷风不断回响在他耳?#24076;?#21494;慎安不由开始幻想,自己的爸?#33268;?#22920;被烧成了林粤口中的那捧灰……真实的恐惧令他?#24052;邸?#19968;声,哭了出来。

    这便是他们的初遇了——以林粤离去的背影,和叶慎安的哭声作结。是叶慎安每回想一次,就忍不住瑟瑟发抖的存在。

    想到这儿,叶慎安不禁偏头看了林粤一眼:“我觉得,在某种意义上,你这个人一点儿都没变。”

    “嗯?”

    “没什么。”与其?#36864;教?#36825;段羞耻的黑历史,不如说点轻松愉快的,“说起来,我们竟然已经认识这么多年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是高中生呢……”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
    快乐十分推荐号码今天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dfn id="t9nhf"></dfn></meter></sub>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meter></sub>
      <listing id="t9nhf"></listing>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dfn id="t9nhf"></dfn></meter></sub>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meter></sub>
        <listing id="t9nhf"></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