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t9nhf"><meter id="t9nhf"><dfn id="t9nhf"></dfn></meter></sub>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meter></sub>
    <listing id="t9nhf"></listing>

    司宫令
    司宫令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4.鹿肉铺

    一只乌皮靴被马鞭挑起,在空中划出完美的曲线,然后在两位男子眼睁睁注视下坠入了池中,水花四溅,惊散了水里团聚悠游的池鱼。

    白衣男子仓促站起,左足穿上了靴子,右足兀自空着,他凝视落水乌靴的目光有一丝绝望。

    蒖蒖笑吟吟地收回马鞭,朝他们一拱手:“就此别过。”旋即转身,在他们惊诧又无奈的目光相送下离去。

    靴子落水不算什?#21019;?#20107;,池水清浅,他很容易捞起来,并不会有损失,只是,此后大半天,一只脚穿着湿漉漉的靴子,?#31449;?#26159;不太舒服的——就像他们的戏言给她的感觉。

    又行了一炷香工夫,鹿肉铺出现在蒖蒖视野中,是一个带门面的院落,后面是作坊,看上去规模不小。远远地蒖蒖便闻到随风飘来的一股奇怪的味道,像咸豆豉的臭味,但又不尽然,再仔细闻闻,这股味道又被浓郁的豆豉味掩盖了。蒖蒖下马,寻个阴凉处把马系好,自己走向鹿肉铺。

    浦江的肉铺常在门面处挂上半只新近剖开的猪羊,以示招徕,而这家并未挂新鲜鹿肉,只在招牌处挂了个风干的鹿头。

    蒖蒖刚靠近,便有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大汉热情招呼:“这位客人是想买鹿肉么?#31354;?#37324;品类齐全,脯炙、捣炙、馅炙、五味脯、甜脆脯、肉酱都?#23567;!?/p>

    蒖蒖朝货架看去,果然看见各色肉脯,琳琅满目地摆了一屋,就是不见新鲜鹿肉。

    那股奇怪的臭味又一阵阵袭来,蒖蒖不由捂了捂鼻子。那大汉见状,立即一指右侧,解释道:“我们铺子附近开了家豆豉作坊,所以这里会闻到些味道。”

    蒖蒖一转念,向大汉呈出一幅可怜兮兮的表情,欲言又止,断断续续地道:“其实,我不是来买肉的……我家里情形不大好……兄嫂?#28216;?#26080;用,要赶?#39029;?#38376;,所以……我需要找点活干。”

    大汉收敛笑容,皱眉上下打量她一番,蒖蒖低着双眼,勉力做出温良无害的样子,那大汉终于开口,冲着后院唤出一位五六十岁的婆子,让她带蒖蒖入后院盘问。

    那婆子细问蒖蒖身世,蒖蒖编了个假名,杜撰了个凄惨故事,婆子追问细节,蒖蒖?#25346;?#19981;出破绽,偶有纰漏,她随后也能圆回来。最后婆子问她是否会厨艺,她答:“平日里跟嫂嫂做过酱菜,多少会一些。”

    婆子再问腌?#21697;?#27861;,蒖蒖将?#25910;?#27004;制酱?#35828;?#27493;骤说了一下,婆子颔首表示不差,遂取出个文书,要蒖蒖摁手印画押。

    蒖蒖取过刚要细看,忽然警觉,将文书递还给婆子,道:“我不识字,这上面写的什么,还望?#29260;?#32473;我说说。”

    那婆子道:“就是说,你来这里做工,作坊里看见的一切都不能外传,若泄漏半分,不管公刑私刑,任凭店家处置。”

    浦江通常的雇佣契约蒖蒖也略知一二,明白确有很多店家要求所?#21018;?#19981;能泄露店内?#23478;?#24037;序,但后果以“公刑私刑”这样严厉措辞来论的几乎没?#23567;?#33942;蒖越发好奇,斟酌一下,还是画押了。

    婆子收好契约,口头告知蒖蒖工钱,出乎蒖蒖意料,这是个双倍于城中小工通行工钱的数额。

    婆子带蒖蒖进入作坊。那里院落中堆满成筐的豆豉和一些盛着泥状物的水桶,蒖蒖随婆子一路走进作坊房中,感觉到臭味越来?#33050;ǎ?#25151;中尤其味?#20800;?#20196;人作呕。

    房中架着几口大锅,锅内热汤?#21009;冢?#40657;褐色酱汁中翻滚着大块的肉。一位三十岁左右,身材?#21576;?#30340;妇人立于锅边,不时?#20004;凉?#24213;。

    灶旁有几只大桶,里面盛着艳红的生肉。蒖蒖心想,这便是鹿肉了,走近低头细看,不料一阵腐臭味扑面而来,蒖蒖几欲晕厥。

    ?#20937;?#30340;妇人见她神情有异,冲她一笑:?#30333;?#19978;两天,习惯就好了。”

    婆子向蒖蒖介绍:“这是孙嫂。”把蒖蒖交给孙嫂,嘱咐她仔细跟孙嫂学习,便先走了。

    孙嫂带蒖蒖来到院中,指着水缸边几桶烂泥,说:“肉在里面,你取出清洗干净再交给我。”

    蒖蒖捂着鼻子,拈起桶边的一根木棍,伸到桶里一探,捞出一块肉,在孙嫂指示下拎水倒入木盆,将肉清洗一番,那烂泥中的肉渐渐呈出了艳红的肉质,看上去还如鲜肉一般,然而腐臭难闻,显然已经腐败不堪了。

    蒖蒖放眼望去,这院中盛肉的?#23601;?#36824;不少,堆得满坑满谷,顿时疑惑:这家哪来的这么多鹿肉?中原鹿肉稀少,若从远方运来,路途遥远,为何不先制成肉脯肉干再运,而要在?#35828;?#21152;工腐败的肉?

    她强抑反胃之感,蹙眉清洗着一块块腐肉。孙嫂见她这模样,笑道:“别看现在臭,一会儿用豆豉煮好,?#19978;?#20102;。”

    午间第一批肉煮好,果然熟肉味道混杂着咸豆豉之味,?#35895;?#21512;成了一种足以令人垂涎的丰腴肉香,闻起来层次饱满,可知煮得相当入味。

    孙嫂取出一块切片,递给蒖蒖品尝,蒖蒖忙不迭地摆首谢绝,但?#37027;?#25171;量那肉,只觉肌理纤维与牛肉马肉近似,看不出腐败痕迹,想必吃起来也?#27973;?#19981;出异味的。

    蒖蒖推说胃口不好,午膳只吃了一点青菜和米饭。孙嫂食?#21487;?#22823;,几碟小菜和三碗米饭被她一扫而空,还取出一壶米酒,自斟自饮。

    蒖蒖见状,立即过去帮她斟酒,待她饮毕,昏昏欲睡时又给她摁背捏肩,孙嫂哈哈笑,连夸蒖蒖懂事。

    蒖蒖与其攀谈,称自己此前吃了颇多苦,没想到如今竟找到这份工,活不累,遇见的人又好,工钱还那么多,真是撞了大运。

    孙嫂?#28006;?#23478;生意好,肉铺所得颇丰,所以给的工钱也多。

    蒖蒖道:“好虽好,只是鹿肉是稀罕物,若是偶有断货,或远途运输出了什么纰漏,岂不影响生意?”

    孙嫂大手一挥:“不会。不是远道运来的,这肉本地就?#23567;?#20063;不会断货,这两天货是少?#35828;悖?#20294;主家想了法子,很快?#21482;?#22810;了。”

    蒖蒖诧异,追问她本地何处有鹿,孙嫂却不答话,兀自睡着了。

    蒖蒖趁她熟睡四处查看,见作坊中除了肉并无鹿头鹿皮等其余部位。最后蒖蒖爬上作坊围墙打量周围,发现隔壁的豆豉作坊院落中除了豆豉还晾着一张张马皮,而院子角落处还堆着一匹死马。

    蒖蒖一惊,瞬间明白了“鹿肉”的真相:店家收购死马,剥皮后埋入烂泥,以保肉色鲜亮,然后炖煮?#19997;?#20551;冒鹿肉出售。因马肉纹理与鹿肉近似,又经豆豉炖煮掩盖了原来的味道,所以买家也分辨不出。店家雇用家贫者做工,因工钱丰厚,又?#21491;?#31169;刑威胁,知道真相者也不会告发,是以店能开到现在。

    将近?#31456;?#26102;,店内今日的肉炖煮完毕,孙嫂让蒖蒖住在作坊里,蒖蒖称家里还?#34892;?#26446;需要收拾,明日再来,遂告辞出门,匆匆往系马处去。

    而马已不知所踪。蒖蒖?#20848;?#22810;半是被肉铺店家偷走,暂时不敢?#24179;希?#36805;速离开?#35828;亍?/p>

    行至离三里开外,远远望见前方有一马卧于草地上,一名长衫男子坐在马身旁,正以马鞭?#27809;?#30528;足下一只散落着的破瓮,唱着一首语意凄凉的歌。

    彼时一轮红日沿着水草尽处缓缓沉下,金红余晖自与蒖蒖相对的方向洒在男子广袖迎风的身上,令他看起来像一个散发着光晕的剪影。

    他斜?#32961;?#38451;,击瓮吟唱:“蒿里谁家?#20800;?#32858;?#19981;?#39748;无贤愚。鬼伯一何相催促,人命不得稍踟蹰……”

    蒖蒖缓步朝他走去,认出他正是早?#22353;?#35265;的白衣男子。他?#19997;?#34915;饰整洁,头上的软翅?#24179;?#25140;得一丝不苟地端正,肃穆神情中透着一丝哀伤之意,大异于此前言笑晏晏的模样。而那青衫男子不知为何,并不在?#35828;亍?/p>

    卧于草地上的正是蒖蒖日间所见那匹泛着金色的马,已气绝多时,但口鼻处还?#39318;?#34880;涎。蒖蒖回想孙嫂的话,大致猜到多半是店家在附近水草丰?#26469;?#19979;了药,令过往马匹因此身亡。

    她暗自叹了口气,在男子唱完一段后,取出身上的钱,叮叮当当地往那破瓮里一?#20303;?/p>

    他被这响声惊醒,抬头?#27492;?#20877;看看破瓮里的钱,?#34892;?#38169;愕,道:“我是在为我的马唱挽歌。”

    “上一次在这里击瓮的是一位盲人,在为他过世的犬唱莲花落。”蒖蒖漠然道。

    白衣男子展颜一笑,居然将瓮?#26143;?#19968;一拾起,然后起身,朝蒖蒖长揖:“如此,多?#36824;?#23064;。”

    蒖蒖一瞥他足下:“靴子干了?”

    白衣男子道:“没有,不过从早穿到晚,已十分?#35270;Α!?/p>

    蒖蒖一哂,再嘱咐道:“快去找人把你的马烧了吧……如果有人要买你的马,或建议你土葬这马,千万别答应。”

    白衣男子奇道:“为何?”

    蒖蒖掉头就走,抛下一句话:“记住这话即可,?#38405;?#21644;你的马都没坏处。”

    因没?#26032;?#21305;代步,蒖蒖独自前行了将近半个时辰仍未到城门处,而暮色四合,周遭景象渐趋模糊,蒖蒖颇感焦虑,此时忽听身后有人唤:“姑娘留步!”

    回首一看,见那白衣男子正气喘吁吁地赶来。

    蒖蒖待他跑至面前,问他:“马?#20179;?#22909;了?”

    男子道:“好了。你走后有两人过来反复劝说,非要买我的死马,我没有应允,他们便说帮我挖坑掩埋,我也不同意。待他们走后,招来几名牧童,给他们钱,请他们抱来一些薪木,架火把马焚烧了。”

    蒖蒖点点头,也不理他,自己往?#30333;擼?#37027;男子亦步亦趋,追问她如何知道有人会来买马或要埋马。蒖蒖绝口不答,他便含笑道:“莫非姑娘是我同行,也能未卜先知?”

    蒖蒖止步,上下打量他,讶异问:“你是算命的?”

    男子颔首:“奇门遁甲,六爻八?#36828;?#30053;知一二。”

    蒖蒖遂问:“你能看出我今日遇到什么事了么?”

    男子细观她面相,沉吟须臾,道:“姑娘今日去一家肉铺做事了。”

    “?#21486;俊?#33942;蒖眉头微挑,“还有?#20800;俊?/p>

    “这家肉铺卖的不是鲜肉,是炖煮过的肉。”男子继续解说。

    “那你能看出我此行的目的么?”蒖蒖又问。

    男?#30001;?#20316;思索,然后道:“有点难。这涉及姑娘出身家世,须看手相才可得知。”

    蒖蒖想了想,?#31449;?#25269;不过好奇?#27169;?#36930;把右手递?#20102;?#30524;前。那男子轻轻托住她手,引至略有光亮处细看,“姑娘家境不错,虽非大富大贵,但不愁温饱,家中收益颇有盈余。”

    “能看出我家是做?#30007;?#30340;么?”蒖蒖不动声色地问。

    男子再观她手相,蹙眉看了须臾,又?#38405;?#25351;抚过她?#20013;模?#20284;想把掌纹捋得更清晰一点,这令蒖蒖有点异样的感觉,不自觉地往后缩了一缩。

    “?#29275;?#30007;子似乎并未察觉她的异状,正色道,“若我所料未差,姑娘父母应在经商,据手相看来,与餐饮膳食相?#20800;?#26159;酒楼店主吧?所以姑娘此行,本意是去买肉。”

    蒖蒖真?#34892;?#24778;奇了:“你功力还不错,做这行多久了?”

    男子答道:“一天。”

    蒖蒖愕然,思忖后道:“你看起来是个读书人,莫非盘缠不够了,所以今天临时决定?#30007;?#32473;?#19997;?#25163;相谋生?”

    “非也,”男子笑道,“若不?#30007;校?#24590;么能触到你的手。”

    蒖蒖霎时感觉面如火炙,而他双目晶亮,好整以暇地凝视她,一缕笑意从眼底蔓延到了唇际。

    蒖蒖又窘又恼,立即想甩开他的手,然而他却越发攥紧了她的手,在她耳边轻声道,“若不触到你的手,怎么牵着你跑。”

    蒖蒖一?#21486;?#39034;着他目光回首看身后,但见一群手?#27490;?#26834;的大汉正朝她们奔来。为首的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虽隔得尚远,但从衣裳可依稀辨出,正是肉铺守店的大汉。

    白衣男子不再多言,紧紧握住蒖蒖的手,牵着她朝城门奔去。

    (待续)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
    快乐十分推荐号码今天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dfn id="t9nhf"></dfn></meter></sub>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meter></sub>
      <listing id="t9nhf"></listing>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dfn id="t9nhf"></dfn></meter></sub>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meter></sub>
        <listing id="t9nhf"></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