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t9nhf"><meter id="t9nhf"><dfn id="t9nhf"></dfn></meter></sub>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meter></sub>
    <listing id="t9nhf"></listing>

    名门娇宠:甜妻有点拽
    名门娇宠:甜妻有点拽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30章 倾诉烦恼

    顾轻媚竟然当着她的面,对裴锦珩搞起了暧昧?

    准确的说,是顾轻媚单方面想勾引裴锦珩吧。

    乔漫语越想越气,自己又是个不争气的。

    倏而,她想起了一个人。

    之前在医院里,裴盈婉一听到顾轻?#24700;?#19977;个字,就巴不得赶紧离开了病房去收拾顾轻媚。

    如果今天,再跟裴盈婉说起这件事呢,裴盈婉还会不会去收拾顾轻媚?

    肯定会的。

    她心里有了主意,联系了裴盈婉往咖啡厅一叙。

    ……

    “姐姐,这儿这儿。”乔漫语朝四处环?#35828;?#35060;盈婉招手。

    裴盈婉看见她,提着一个袋子,正笑脸盈盈地走了过来。

    “我也不知道怀孕的人我能送什么,化妆品我又不懂什么孕妇才可以用,就不敢买了。”她把袋子拿给乔漫语,自己才坐到另一边的座位上去。

    乔漫语示意了裴盈婉,面?#26029;?#33394;,“我可?#28304;?#24320;来看看吗?”

    “当然可以啊。”裴盈婉欣然答应。

    乔漫语将袋子里的每一样礼物都拿出来,都是些怀孕安胎的药。她心里虽然鄙夷,但面上仍面露欣喜,?#24052;郟?#22992;姐真是有心了!”

    “都是些安胎吃的,我也是问过医生才敢买的。”裴盈婉看着乔漫语的脸色,看起来是十分开心的,她也?#21028;?#20102;。

    “谢谢姐姐,都是现在我需要的东西,真的很贴心!”乔漫语一一拿出来看完了,再细心地一一地装回去,“姐姐来医院看我,?#19968;?#27809;好好地谢谢姐姐呢,还让姐姐拿了这么多礼物来,让漫语十分愧疚。”

    “诶!都要成为一家人了,说这些客套话干什么呢?”

    乔漫语跟着一起笑了笑,话中有话,“是啊是啊。”

    彼此无?#21834;?/p>

    “你现在,还在锦珩那里住着吗?”裴盈婉点了一杯拿铁,?#30830;?#21153;生走了,才对乔漫语道。

    乔漫语怀孕,只能喝着一杯水果茶,浅笑着说:“是啊,还住着呢。”

    “锦珩?#38405;?#22909;吗?如果不好,我就回去骂他,骂他个屁滚尿流!”

    乔漫语听到这儿,噗嗤一笑,“他对我很?#23194;兀?#24456;照顾我,姐姐别骂他,?#19968;?#24515;疼的呀,肚子里的宝宝?#19981;?#24515;疼的。”

    就凭你?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姐姐,也能骂的了锦珩?

    乔漫语面皮上仍然带?#21028;?#23481;,渐渐地僵硬住了,“只是……”

    “只是什么?”裴盈婉好奇地睁大着眼睛看她。

    “哎,不说也罢,都是些让人很讨厌的事情而已。”

    裴盈婉见乔漫语像个?#20027;?#29577;一样,愁容爬上了乔漫语的脸,更加好奇了,“你有什么烦心事在心里啊,可不能憋着的,憋坏了是不行的,要生病的!”

    “再说了,你现在怀着孕,你如果心里有烦恼,那么宝宝也跟着你一起烦恼了,这样对宝宝是不好的呀。”裴盈婉着急地说。

    乔漫语见状,知道裴盈婉已经上?#35828;潰?#26356;好说话了。

    “姐姐说的是,所?#36234;?#22825;?#21307;?#22992;来,就是为了跟姐姐说一说,我是觉得,我身边能够说话的人真是太少了。如果跟我爸妈说,他们免不了要担心的,跟锦珩说的话,我也怕他想来想去的,胡思乱想,反而更不好,所以,只能找上姐姐了。”

    乔漫语?#27973;?#22320;说。

    服务生将裴盈婉点的一杯拿铁端来了,裴盈婉轻泯一口,整理好了表情,才说:“?#28909;?#20320;叫了我一声姐姐,那就是我弟妹了,说的更亲近些,就是我朋友了。朋友之间哪来这么多客套话,你直说就是了啊!”

    乔漫语点点头,叹一口气,“姐姐记得不记得,顾轻媚?”

    “顾轻媚”这三个字一出,果然,裴盈婉的脸色就不好了。

    “她现在也住在军区大院里。”

    “你说什么?”裴盈婉瞪大了一双眼,“她她她?她住在?”

    “对,她住在军训大院。”

    “军法森严,那种地方岂是她这样的女人可以住进去的?”裴盈婉怒意大起,拍了一下桌子道。

    “姐姐,别激动呀!”乔漫语赶紧抓过裴盈婉的手,假意给她好心揉手。

    她一边揉着,一边说:“她不止住在军区大院,还要勾引我家锦珩呢……”

    裴盈婉更加惊讶了,这个顾轻媚,居然这么能耐了?

    在平时,也没见她这样啊!

    “这小贱人!居然做这种龌龊的事情,做到我弟弟头上来了?”裴盈婉抽出手来,又拍了一下桌子,杯里的拿铁经不起摇晃,撒了一些出来。

    “服务生!拿条抹布来擦一下。”乔漫语见状,佯装好心,赶紧叫服务生来,“姐姐,你也别太生气了,她顾轻媚呀,本?#38405;?#31227;!”

    “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而是三番五次地勾引锦珩,?#36141;?#38182;珩心定,并没有受这小贱?#35828;?#21246;引。”乔漫语又添油加醋了一句。

    裴盈婉冷笑一声,“好一个顾轻媚呀,居然敢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

    “姐姐,她……她可能,性格大大咧咧的吧,跟男人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分寸……可能,可能我误会了吧!”

    “误会?”裴盈婉摇摇头,笃定地说:“怎么可能是误会呢?女?#35828;?#31532;六感最准了,我相信你的第六感,这绝不可能是误会。”

    “我现在怀着孕,也没办法直接去顾轻媚呀姐姐。”乔漫语佯装鼻子发酸,拿了一张纸巾就开始假装抹眼泪。

    “对,对,你不能去,你现在怀着孕不能动气。”

    “而且,如果我去找了,那顾轻媚脾气大起来怎么办,嘤嘤嘤……”

    裴盈婉见乔漫语哭了,有些不知所措,赶紧抽了桌上的几张纸巾给她,“你你你,别哭呀别哭呀,我在这呢,你别怕,这个顾轻媚是个好收拾的,姐姐去帮你了断她。”

    乔漫语一听,红了双眼抬?#25151;?#22905;,“姐姐,说什么呢,什么了断,我现在怀着孕呢,听不了这些什么骂啊打啊的?#21834;!?/p>

    裴盈婉被乔漫语哄骗的连连点头,“对对对,不说不说。”

    “姐姐也不要去找顾轻媚麻烦了,”乔漫语还不忘添一句,显得她十分善良,“要是只是误会一场就不好了,如果是真的,也不要紧,锦珩他那么爱我,任凭她顾轻媚有多大的本事,锦珩也不会被她勾引去。”

    裴盈婉见乔漫语这么说,虽然一脸“正气”,却只能口头答应:“好,姐姐不会的。”

    乔漫语见状,长舒了一口气,好像欣慰地笑了笑,“姐姐对漫语真好!等我肚子里的宝宝出来,我第一个告诉宝宝,他的姑姑,肯定会对他很好的。”

    裴盈婉也跟?#21028;?#36215;来,“等宝宝出世,我要给宝宝买好多衣服呢!”

    “好。”乔漫语甜甜地笑了。

    裴盈婉虽然口头上答应了乔漫语不会去找顾轻媚麻烦。

    可裴盈婉心里?#24444;?#30340;,却不是这样。

    好不容易抓住了顾轻媚的把柄,她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她?

    不过,她不可能再像上次一样,?#30634;?#22320;直接去找顾轻媚了。

    她另有打算。

    ……

    而她的打算,就是眼前的男朋友,沈?#24471;?/p>

    “你去跟顾轻媚道歉吧。”

    沈?#24471;?#27491;在捣鼓着乐高积木,听到裴盈婉的话,震惊地差点把积木全给?#39057;?#20102;。

    “你说什么?”

    他赶紧护住自己的积木,“你疯了?”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
    快乐十分推荐号码今天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dfn id="t9nhf"></dfn></meter></sub>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meter></sub>
      <listing id="t9nhf"></listing>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dfn id="t9nhf"></dfn></meter></sub>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meter></sub>
        <listing id="t9nhf"></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