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t9nhf"><meter id="t9nhf"><dfn id="t9nhf"></dfn></meter></sub>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meter></sub>
    <listing id="t9nhf"></listing>

    探詭紀事
    探詭紀事
    二維碼客戶端下載 立即下載
    自動購買下一章
    打賞

    第二百一十三章 塵埃落定(大結局)

    同時,警方馬上通知了袁妮娜的家人,他們浩浩蕩蕩的一群人來到了酒莊,見到尸體后哭聲一片,特別是袁妮娜的母親,竟是幾次哭背過氣。

    我站在一旁嘆氣不已,上次談判時,只當這對父母認錢不認人,一味地重男輕女,可如今看來,終究還是一家人,就算態度稍有差別,可怎么都是身上掉下的一塊肉,遇到此時此景,哪有不悲痛的道理?

    既然報警了,一切只有按正規程序走,先破案,再來談賠償的事情,至于酒莊,自然也只有整頓停業了。

    不知道這停業得多久,一個月?半年?抑或永遠無法翻身,世事無法預料。但我能感覺得到,梁亦然的心情雖然很是陰郁,但心底緊繃的弦卻是松下了。

    我們又是酒莊住了幾天,期間的工人大部分放假了,只余下少數善后,我無數次地逛到出事的地點,盯著那個閃著銀光的大罐子發呆,想象不到那個女孩是如何被人弄上了罐頂,再扔進去的。

    所有的犯罪經過五花八門,可目的都只有一個,掩飾與毀滅,一個個鮮活的生命終將不復存在,徒留滿目瘡痍。

    有了線索之后,警方調查得很快,很快抓捕了在逃的趙姓男子,他的心理素質不強,本就驚慌失措,沒有審訊多久,就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將事情全部說了出來。

    茂源酒莊,在高原紅還未重新興起之時,一直占據著此地百分之六十的市場,它們吞食了這塊大餅的肥美部份,自然對高原紅的介入十分警惕。

    偏偏高原紅興建之后,有幾款特別調制的紅酒極受市場歡迎,不但銷售量很大,連第二年的量都預訂了大半。

    所以,借著此次政府組織的行業調研,姓趙的男子就得了酒莊老總所托,讓他弄清楚這幾款酒的工藝配方。

    可惜事不如愿,高原紅的技術工藝一樣嚴警,堪稱密不透風,趙姓男子來了多日,仍然無從下手。

    而茂源的老總也在當時威脅起他來,說如果一無所獲,那就只有開除他。

    這男人心中惶然,眼看著快到離開高原紅的時間了,若是再晚一些,怕是更沒機會了。

    所以他就在八月三日這一天,悄悄去了辦公室的資料室,想到偷到配方的資料。

    而這一切,偏偏被正好上廁所的袁妮娜發現了。女孩當場就揭穿了他,說要報告方經理,趙姓男子急了起來,當場就掐住了她的脖子,威脅起她來。

    末了,袁妮娜雖然被放開了,可是心中實在懼怕,跑回了酒莊后就向車間主任請辭,一整天都沒啥情緒,思緒始終在驚恐之中。

    而這邊的趙姓男子,越想越不對勁,因為袁妮娜就像一顆定時炸彈,只要有她在,自己做的事情隨時有可能爆光。

    而茂源酒莊絕對不可能來救自己,只會說是個人行為,這個道理他再明白不過了。

    思前想后的他,決定滅口。

    當時正是下班時間,袁妮娜和平常一樣,準備從后門回家,剛剛拐到小路上,就被趙姓男子拖進了一旁的雜物室,然后堵住她的嘴并綁了起來。

    袁妮娜十分害怕,一直用眼神哀求著他,求他放過自己,可趙姓男子既然走到這一步了,又怎么會放過她?當場就將準備好的安眠藥給她灌了進去。

    并于當晚深夜,將她的尸體,百般艱辛地扔進了剛剛開始發酵的二號發酵罐中。

    那時的場景可謂驚悚,筆錄中寫道,將她扔下去之時,袁妮娜清醒了過來,她大聲哭泣,舉著雙手在紅酒池液中撲騰,求他放她出來,可是趙姓男子仍是狠心關掉了入料口的蓋子……

    他當時的想法就是如此:既要破壞高原紅酒莊的聲譽,又要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正好也消毀了尸體,一舉三得。

    就這樣,高原紅酒莊的案子就算這樣破了,接下來就是商談各方賠償的問題。在此事中,趙姓男子雖是最大責任人,可他也將茂源酒莊供了出來,所以這事就成了幾方的問題。

    此事就算塵埃落定了,而梁亦然的父親也解決了海外的生意糾紛,提前回了國。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他的父親,看起來就是一個溫文儒雅的中年男子,深諳處事之道的那種人。

    我禮貌地和他打了招呼,他也仔細地看了我一眼,問我是不是梁亦然的女朋友。

    此時的場景讓人覺得好笑,我馬上搖搖頭:“就是普通的朋友。”

    “喬木,如果你愿意,我們隨時可以……”梁亦然忽然補充了一句。

    我一句話沒說,沉默在了那里。不知道為什么,我經過的事情越多,反而對感情沒有期望,因為我知道自己沒有能力經營和保護感情。

    心也死死地封閉著,不愿去想那些事情,至于面前的這個男人,也只是朋友而已。

    當天晚上,我就離開了他們,坐上了回南江的火車,車上,無意間看到了一篇文章,恰好講的就是關于泡酒一事。

    據說有一些奇異的民族,他們會用人體的某個部位泡酒,據說這樣可以強身健體,也能讓死者的精氣神積蓄在自己身上,傳說中這樣泡出的酒液氣味芬香,回韻悠長……

    我放下書本,瞬間想到了高原紅酒莊那一桶腥紅的血液,喝過的人都說味道奇特,竟比在橡木桶中發酵數年的老酒還要醇香……這一點,想想都讓人嚴寒了!

    不知道他們會怎么處理這幾桶酒呢?我托著下巴,望著窗外一掠而過的夜景,思緒萬千,幻想著他們會將這些酒珍藏起來,甚至賣個好價錢……

    越想越恐怖,索性不再去想,趿拉著鞋查費勁地爬到了上鋪,剛剛拉開被褥,手機竟叮地一聲響了起來,我愣了一會兒,誰會在這時候給我打電話?因為此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

    接通電話后,一個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喬木,你需要馬上趕回南江了!”

    這是陸隊長的聲音,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又有新任務了嗎?”

    “是的,錦華小區二號樓出了點事情,一位中年女子說自己家里多了一具尸體,而且不讓警察靠近,我想了想,你懂法醫又有經驗,又是女孩,容易讓她放松警惕,是最合適不過的人選。”

    “我知道了陸隊長,我馬上回來,最多只有……”我抬起手表看了看:“三個小時。”

    生活還在繼續,我的探秘之旅也不會結束,可是現在的我,已經感覺無比地心安和踏實了……

    ——大結局完

    作者有話說 :此書已完,雖然寫的過程中諸多曲折,但是每一個故事都是用心完成,謝謝大家!有緣江湖再見!

    • 加入書架
    • 目錄
    • A+
    • A-
    快乐十分推荐号码今天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dfn id="t9nhf"></dfn></meter></sub>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meter></sub>
      <listing id="t9nhf"></listing>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dfn id="t9nhf"></dfn></meter></sub>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meter></sub>
        <listing id="t9nhf"></listing>

        福彩双色球87期开奖结果 50所高水平职业院校 504王中王免費888504 重庆时时过年停吗 中奖助手官方 云南彩票开奖查询 山东时时网 天美棋牌新版 捕鸟达人修改 四川时时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