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t9nhf"><meter id="t9nhf"><dfn id="t9nhf"></dfn></meter></sub>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meter></sub>
    <listing id="t9nhf"></listing>

    探詭紀事
    探詭紀事
    二維碼客戶端下載 立即下載
    自動購買下一章
    打賞

    第一章 解剖室驚魂

    2015年夏初,南江市醫學院四號樓201解剖教室。

    此時,我正站在人群中往中間望去,那張泛著銀光的不銹鋼解剖臺,對我來說已經格外地熟悉,可是此時此刻,卻有一股眩暈的沖動!

    或許是因為窗簾拉得太過嚴實,在這個即將下雨的午后讓這間解剖教室瞬間變得昏暗而沉悶。也或許是頭頂的投射燈太晃眼,可我又不由自主地向它望去,直到刺得眼睛發痛。

    “站攏一點,特別是你,馮喬木……”戴著口罩的江教授視線忽然轉向我。

    在眾人的眼光下,我恨不得將自己縮成一團,直到隱匿到再也看不見的角落。不怪他最近對我特別關注,而是作為一個法醫專業的我,最近實在讓他丟盡了臉。

    同學們挪開了一個空檔,眾目睽睽下,我只得站上前去,看到了那具蒙著白布的尸體……

    空氣中特有的福爾馬林味道更加濃郁,它們全從我面前這具不知面目的尸體中飄出來,很快與周圍人的氣息混為了一體,從我的口罩中擠了進來,涌進我的鼻腔。

    江教授按照慣例向大家講起了注意事項,以及尸體解剖的重要性,最后是例行程序,眾人閉目默哀,向死尸致以最高的敬意。

    大學四年以來,這樣的場景總是會無數次地上演,眾人的目光早就由摻雜著好奇的恐懼變成了木然,除了此刻的我……

    “開始吧!”江教授掀開白布,露出了那具泡成了黃褐色的尸體來。解剖教室的尸體都是事先處理過的,看起來格外地干瘦、枯竭。

    我的眼睛不自由主地瞄向死尸的臉。那張臘黃的臉上,顴骨很高,嘴皮似乎包裹不住,露出了黝黑的牙床,我甚至瞥見了他眼皮下鼓鼓的眼球。

    正看得入神,江教授拿起一塊白色方巾,搭在了他的臉上,看向我說:“馮喬木,由你開始吧!”

    我苦笑一聲。曾幾何時,我是我們系里讓江教授最驕傲的學生,膽大心細,心態穩定。從入學以來,我一直就是女生中的翹楚,甚至是跟著江教授見習了不少的兇殺現場。

    可是這幾天,總是頻出問題,先是在一次例行解剖中,割錯了內臟,又是在一次縫合過程中掉了針具。對于法醫學專業的學生來說,這些錯誤實在不應該。

    我的四周靜得一根針掉地都能聽見,我盯著尸體看了幾秒,伸出手拿起了解剖刀,抵于他的喉嚨之上,閃著寒光的解剖刀與他脖頸的皮膚在我眼前輪流晃蕩。

    絕對不能再犯錯了!我暗自提醒自己,用力按住刀片往下劃去。這皮膚看著干硬,可畢竟是血肉之軀,鋒利的刀片之下,他的皮膚像拉鏈一樣,被我瞬間切開,一直到小腹,空氣中只有刀片劃破皮肉的滋滋聲!

    死尸的皮膚沒有了拉扯的力量,馬上翻到兩邊,顏色極像一灘爛泥,露出了腔里的內臟。

    我用眼神示意江教授完成,他點了點頭,讓下一個同學接著解剖內臟。

    我默默地退到了后面,看著他們一件一件地取出內臟,剖開分析著這病人的生前,吸煙過多,肺部發黑,有輕微的脂肪肝,生前割過闌尾……死因是胃癌,癌細胞已經擴散到了腸道……

    直到一個小時后,那些內臟被全部取出,死尸露出了一個暗紅色的體腔來。窗外忽然一聲劇烈的雷鳴,緊接著一道閃電劈了下來,晃得窗簾在那一瞬間變成了透明!

    然后電閃雷鳴中,暴雨傾盆而來,狂風大作,吹得窗簾撲撲作響,急速地晃動了起來!

    “去把窗戶關上。“江教授指揮著幾個男生,剩下的同學拿起內臟一一安置回原位置,準備縫合結束。

    就在這時,我身前的女生的塑膠手套一下子掉在了地上,我穿下腰伸手去撿,可當我抬起頭來,那解剖臺上的尸體忽然發生了變化!

    那張蒙在他臉上的方巾卻被風吹落了,露出了那張駭人的面孔,那濃粗的劍眉,黝黑的皮膚,緊閉著的雙眼似乎牽動著額頭的肌膚,整個人呈現一副焦灼的表情。我驚訝地瞪視著他,直到看見他的嘴微微開合,一字一句地說出了那句話:“喬木,快跑……”

    這哪里是剛才那具死尸!這是我的哥哥馮喬宇!我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腳,向他一步一步走近,在快要靠近的那一刻,那張對著天花板的臉猛地轉向了我,腦袋與身體已經扭曲成了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那雙緊閉的雙眼猛地睜開,露出了發白的眼球來!

    我驚呼一聲,猛地坐在了地上!幾個女生也下意識地跟著叫喚了起來,引得江教授大發雷霆:“馮喬木,你是不是還沒睡醒?”

    我顫顫微微地指著那具死尸:“他的臉……”

    眾人嘩然,可是他們盯向的不是尸體,而是我,離我最近的飄飄眼底流露出了一絲詫異。

    我再看向那具尸體時,才發現,根本看不見他的臉,仍是被一塊白色方巾好好地遮蓋著……

    我站走身,走上前,輕輕地掀了那塊布,那張臉卻與我之前見到的無異了!

    “你最近精神狀態不太好,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江教授見我這副模樣,放緩了聲音。

    下課之時,已經雨過天晴,初秋的雨竟也變得像夏天一樣,忽下忽停,任性至極。我抱著課本往校門口走,本該是吃飯時間,我卻全然無胃口。

    在即將走出校門的一瞬間,拔通了馮喬宇的電話,電話里那個好聽的女聲一直在重復:“您撥打的用戶現在無法接聽……您撥打的用戶現在無法接聽……”

    我關掉手機,感覺到了滿心的挫敗,踢著腳底的石子有一搭沒一搭地往車站走去。腦袋里使勁回憶著馮喬宇出門前和我的對話:“喬木,我走了,你把貓喂好。”

    “每天都說把貓喂好把貓喂好,”正在洗衣服的我一肚子火:“你就不能說讓我把自己照顧好?”

    聽聞這話的他露出了一個微笑,然后頭也不回拉開門走出了家……

    我正想得出神,一雙手拍向了我!

    • 加入書架
    • 目錄
    • A+
    • A-
    快乐十分推荐号码今天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dfn id="t9nhf"></dfn></meter></sub>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meter></sub>
      <listing id="t9nhf"></listing>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dfn id="t9nhf"></dfn></meter></sub>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meter></sub>
        <listing id="t9nhf"></listing>

        11选五任中奖牛人 网易cc爆奖池 辽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 六仺彩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有北京时时官方吗 江苏7位数对四个 赛车pk彩票官网 广西11选5的台子 北京赛app 上海选四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