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t9nhf"><meter id="t9nhf"><dfn id="t9nhf"></dfn></meter></sub>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meter></sub>
    <listing id="t9nhf"></listing>

    探诡纪事
    探诡纪事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一章 解剖室惊魂

    2015年夏初,南江市医学院四号楼201解剖教室。

    此时,我正站在人群中往中间望去,那张泛着银光的不锈钢解剖台,对我来说已经格外地熟悉,可是此时此刻,却有一股眩晕的冲动!

    或许是因为窗帘拉得太过严实,在这个即将下雨的午后让这间解剖教室瞬间变得昏暗而沉闷。?#19981;?#35768;是头顶的投射灯太晃眼,可我又不由自主地向它望去,直到刺得眼睛发痛。

    “站拢一点,特别是你,冯乔木……”戴着口罩的江教授视线忽然转向我。

    在众?#35828;?#30524;光下,我恨不得将自己缩成一团,直到隐匿到再?#37096;?#19981;见的角落。不怪他最近对我特别关注,而是作为一个法医专业的我,最近实在让他丢尽了脸。

    同学们?#37096;?#20102;一个空档,众目睽睽下,我只得站上前去,看到?#22235;?#20855;蒙着白布的尸体……

    空气中特有的福尔马林味道更加浓郁,它们全从我面前这具不知面目的尸体中飘出来,很快与周围?#35828;?#27668;息混为了一体,从我的口罩中挤了进来,涌进我的?#20052;弧?/p>

    江教授按照惯例向大?#21307;?#36215;了注意事项,以及尸体解剖的重要性,最后是例行程序,众人闭目默哀,向死尸致以最高的敬意。

    大学四年以来,这样的场?#30333;?#26159;会无数次地上演,众?#35828;?#30446;光早就由掺杂着?#38391;?#30340;恐惧变成?#22235;?#28982;,除了此刻的我……

    “开?#21450;桑 ?#27743;教授掀开白布,露出?#22235;?#20855;泡成了黄褐色的尸体来。解剖教室的尸体都是事?#21364;?#29702;过的,看起来格外地干瘦、枯竭。

    我的眼睛不自由主地瞄向死尸的脸。那张腊黄的?#25104;希?#39079;骨很高,嘴皮似乎包裹不住,露出了黝黑的?#26469;玻疑?#33267;瞥见了他眼皮下鼓鼓的眼球。

    正看得入神,江教授?#38391;?#19968;块白色方巾,搭在了他的?#25104;希?#30475;向我说:“冯乔木,由你开?#21450;桑 ?/p>

    我苦笑一声。曾几何时,我是我们?#36947;?#35753;江教授最?#26223;?#30340;学生,胆大?#21335;福?#24515;态稳定。从入学以来,我一直就是女生中的翘楚,甚至是跟着江教授见习了不少的凶杀现场。

    可是这几天,总是频出问题,先是在一次例行解剖中,割错?#22235;?#33039;,又是在一次缝合过程中掉了针具。对于法医学专业的学生来说,这些错误实在不应该。

    我的四周静得一根针掉地都能听见,我盯着尸体看了几秒,伸出手?#38391;?#20102;解剖刀,抵于他的喉咙之上,闪着寒光的解剖刀与他脖颈的皮肤在我眼前?#33267;?#26179;荡。

    绝对不能再犯错了!我暗自提醒自己,用力按住刀片往下划去。这皮肤看着干硬,可毕竟是血肉之躯,锋利的刀片之下,他的皮肤像拉链一样,被我瞬间切开,一直到小腹,空气中只有刀片划破皮肉的滋滋声!

    死尸的皮肤没有了拉扯的力量,马上翻到两边,颜色极像一滩烂泥,露出了腔里的内脏。

    我用眼神示意江教授完成,他点?#35828;?#22836;,让下一个同学接着解剖内脏。

    我默默地?#35828;?#20102;后面,看着他们一件一件地取出内脏,剖开分析着这病?#35828;?#29983;前,吸烟过多,肺部发黑,?#26143;?#24494;的脂肪肝,生前割过?#26179;病?#27515;因是胃癌,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肠道……

    直到一个小时后,那些内脏被全部取出,死尸露出了一个暗红色的体腔来。窗外忽然一声剧烈的雷鸣,紧接着一道闪电劈了下来,晃得窗帘在那一瞬间变成了?#35813;鰨?/p>

    然后电闪雷鸣中,暴雨倾盆而来,狂风大作,吹得窗帘?#20284;?#20316;响,急速地晃动了起来!

    “去把窗户关上。“江教授指挥着几个男生,剩下的同学?#38391;?#20869;脏一一安?#27809;?#21407;位置,?#24613;?#32541;合结束。

    就在这时,?#30097;?#21069;的女生的塑胶手套一下子掉在?#35828;?#19978;,我穿下腰伸手去捡,可当我抬起头来,那解剖台上的尸体忽然发生了变化!

    那张蒙在他?#25104;?#30340;方巾却被风吹落了,露出?#22235;?#24352;骇?#35828;?#38754;孔,那浓粗的剑眉,黝黑的皮肤,紧闭着的双眼似乎牵动着额头的肌肤,整个人呈现一副焦灼的表情。我惊讶地瞪视着他,直到看见他的嘴微微开合,一字一句地说出?#22235;?#21477;话:“乔木,快跑……”

    这哪里是刚才那具死尸!这是我的哥哥冯乔宇!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脚,向他一步一步走近,在快要靠近的那一刻,那张对着天花板的脸猛地转向了我,?#28304;?#19982;身体已经扭曲成了一个不可?#23478;?#30340;角度,那双紧闭的双眼猛地睁开,露出了发白的眼球来!

    我惊呼一声,猛地坐在?#35828;?#19978;!几个女生也下意识地跟着叫唤了起来,引得江教授大发雷霆:“冯乔木,你是不是还没睡?#30505;俊?/p>

    我颤颤微微地指着那具死尸:“他的脸……”

    众人哗然,可是他们盯向的不是尸体,而是我,离我最近的飘飘眼底流露出了一丝诧异。

    我再看向那具尸体时,才发现,根本看不见他的脸,仍是被一块白色方巾好好地遮盖着……

    我站走身,走上前,轻轻地掀?#22235;?#22359;布,那张脸却与我之前见到的无异了!

    “你最近精神?#21050;?#19981;太好,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江教授见我这副模样,放缓了声音。

    下课之时,已经雨过天晴,初秋的雨竟也变得像夏天一样,忽下忽停,任性至极。我抱着课本往校门口走,本该?#27973;?#39277;时间,我却全?#26179;?#32963;口。

    在即将走出校门的一瞬间,拔通了冯乔宇的电话,电话里那个好听的女声一直在重复:“您拨打的用户现在无法接听……您拨打的用户现在无法接听……”

    我关掉?#21482;?#24863;觉到了满心的挫败,踢着脚底的石子有一搭没一搭地往车站走去。?#28304;?#37324;使劲回忆着冯乔宇出门前和我的对话:“乔木,我走了,你把猫?#36141;謾!?/p>

    “?#21051;?#37117;说把猫?#36141;?#25226;猫?#36141;茫?#27491;在洗衣服的我一肚子火:“你就不能说让我把自己照顾好?”

    听闻这话的他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头也不回拉开门走出了家……

    我正想得出神,一双手?#21335;?#20102;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
    快乐十分推荐号码今天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dfn id="t9nhf"></dfn></meter></sub>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meter></sub>
      <listing id="t9nhf"></listing>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dfn id="t9nhf"></dfn></meter></sub>

        <sub id="t9nhf"><meter id="t9nhf"></meter></sub>
        <listing id="t9nhf"></listing>

        北京pk10赛车开结果 寻仙手游极品坐骑怎么弄 蒙彼利埃vs里尔 冠军足球经理4 超级888游戏 国际米兰队徽高清壁纸 dnf韩服最新消息 拉齐奥vs佛罗伦萨 曼城vs女王公园巡游者 黑龙江快乐十分计划软件下载